言情小说《她知道一切》为什么让你想成为书中的女一号

浏览:516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9日

第七章 残留的痕迹

死者李绵绵的尸体俯卧在石板路上,头部朝着东边的花坛,微微侧过的脸露出半边朝向南方,被已经打散的发丝完全遮挡,看不清楚具体的容貌。

她的黑色小礼服已经破了,双足赤裸,因为是刚刚死掉的缘故,身体还算是柔软,暂时没有出现尸僵的现象。

沈留白绕着尸体走了三圈,在各角度都进行了拍照固定,然后起身朝着身后的靳海洋说道。

“请你扶我一下。”

听她这么说,高大俊朗的男人挑高了一侧的眉,眼中满是讥讽的看了少女几秒钟,最后还是从善如流的走了过来。

“你害怕?”

他用一只胳膊架住沈留白,脸凑到她近前轻声问道。

“不,我有轻微的晕血症。”

沈留白看也不看他,不过倒也没有避讳自己的障碍。她伸手撩开了覆盖住死者面部的头发,将尸体的脸部完全的暴露在视线之中。

李绵绵的高坠是左侧先着地的,面部因为与地面碰撞挤压已经变形,在手电的照射下显得越发的狰狞。

头着地的部位有裂创发生,尸体的口鼻腔和外耳道也流出了很多殷红的血液,李绵绵之前应该是画着浓妆的,血顺着惨白的脸颊蜿蜒而下,向着低处的草坪流去,汇成了一条细细的血河。

幸好尸体的眼睛是闭着的,要不这景象就跟恐怖片也没什么两样了。

“这的确是原始现场。”

沈留白轻声说道。

“这里有凝血块和脑脊液,而且尸体的口鼻部还有吹溅状血迹,痕迹很明显。”

她站到尸体的侧面开始拍照,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将李绵绵的侧脸完全摄入镜头。

“这就是吹溅状血迹?”

靳海洋饶有兴致走到近前,弯下腰也跟着沈留白一起看了过去,看模样真是认真的不行,就连专心验尸的沈留白都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你知道?”

她难得好奇的问了一句,却见靳海洋很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“不知道啊。”

“不过教授应该知道,什么意思?给我讲讲吧。”

见他一副惫懒的样子,沈留白转回身,淡淡的说道。

“吹溅状血迹的成因是因为颅脑损伤而造成口鼻腔出血。”

“人在或者的时候是有呼吸的,在收到重击的一瞬间,口鼻腔呼出的气体将血液吹溅出来,在口鼻周围会形成特殊的形态。这些血迹通常呈密集的点状,这就是气息喷溅带出来的,可以作为生前死亡的一个证据。”

沈留白伸手轻轻擦拭了一下死者脸上的血迹,连带着也抹下了死者画的很重的粉妆。

高坠伤的特征是外轻内重,全身损伤应该是在最后的撞击中形成,内脏严重破裂,但实际的出血量却并不大。

除了之前看到的鼻腔外耳道流血之外,沈留白还观察到死者眼周隐隐浮现的青紫。在确定不是眼妆花掉的结果后,沈留白为李绵绵的死因下了结论。

“后枕部有血肿,眼部有青紫出现,敲打额部有破罐音。”

“按照目前的证据,死者是高坠致颅底骨折、颅脑损伤死亡。”

“哦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排除死后抛尸的可能了?”

靳海洋的脸色有些不好。

他的直觉告诉他,那个任旭东一定有问题,李绵绵的死八成是和他脱不了干系的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在李绵绵坠楼的一瞬间,他们所有人包括任旭东都是站在房间里的,和现场隔了一道打不开的房门,任旭东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那么唯一的可能,就是任旭东之前就杀掉了李绵绵,然后将尸体放置在通过什么办法丢下去,毕竟当时没有一个人同站在阳台上的李绵绵有过对话。

可万万没想到,沈留白竟然通过一处血迹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,真是让他觉得非常不爽。

“按照现场的情况看,可以做出这个结论,李绵绵的确大概率是高坠致死的。”

“你说大概率也就是说,还有其他的可能?”

靳海洋敏锐的听出了沈留白的弦外之音,微微失望的心中又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。

“不,她应该就是坠楼死的,但是不是个意外事件,这点我保留意见。”

沈留白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脸色郑重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,丫头,你一旦给这事件定了性,死者就再也没有伸冤的机会了。”

靳海洋的目光灼灼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沈留白不再说话,她蹲下身,用手电照着尸体,一寸一寸仔细的查看了起来。

片刻之后,她的目光在死者腰部的位置上定住了。

“靳海洋,你过来。”

教授开始召唤小跟班。

“腰部、前胸和上臂,这几个地方多拍几张。”

靳海洋怔楞了一下,似乎完全没想到这人就这么使唤上他了。

不过他还是接过了相机,就在他任劳任怨开始干活的时候,沈留白却站起了身,走到案发的六层建筑前,仰头看向天空。

靳海洋一直在偷偷观察她的表情,见她脸上露出疑惑的样子,他立刻意识到这是有新的发现了。

“有情况?”

他拍完照片就走到她跟前,学着她的样子仰起头,却不知道她究竟在看什么。

“我在寻找中间障碍物。”

少女淡淡的说道。

“死者腹部、前胸和双上臂的位置可以看到线状划伤,阳台和地面并没有任何可以对她造成这种伤痕的固定物,我只能在高坠空间里找。”

“死者高坠的空间从阳台开始到地面终结,中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,所以她身上的伤,应该不是在坠落的时候形成的。

听她这么说,靳海洋的眼就是一亮。

他记得很清楚,李绵绵从大厅进来的时候,整个人虽然有些醉意,但是衣装都很得体,没有看到礼服上有破损的痕迹。

如果沈留白所说的划伤不是在坠落中造成的,那十有八九和任旭东有些干系,毕竟很多人都看到,他是和李绵绵一起离开上楼的。

“那你觉得,这伤应该是什么时候造成的?”

靳海洋满是兴味的看向面前年轻的女孩,俊朗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兴奋。

他希望能听到一个惊喜,最好是直接指向犯罪嫌疑人的线索。

可是很遗憾,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。

“我从来不做没有根据的推测。”

沈留白转过身,墨一样的眼平静的看向对面英俊慑人的男人。

“靳警官,等我将现场勘验完毕,我会将情况汇总给你的。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其他专用汽车/特种汽车,高空作业车,消防车,扫路机,垃圾车,洒水车,除雪机,环卫清洗机,环卫垃圾桶/垃圾箱,扫地机,吸粪车,道路清障车,管道疏通机械